《萌芽》杂志主编赵长天31日在此间称,网络写作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,为更多人提供了接触文学和发表作品的机会,但对网络作品的评判除以市场标准外,仍需专业评论相辅相成,以免埋没优秀作家作品。

  在当日举行的中国作协七届五次全委会上,赵长天说,现在80后、90后,特别是一些城市中的年轻人出生后,就开始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,他们在比较优越的物质条件下生活,受到非常多关照,他们的眼界更加宽阔,他们碰上了网络,出现大量的网络写作。

  他说:“网络写作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,它使作品的发表没有特权。我觉得过去作品的发表还是有特权的。比如我们在座的这些朋友们,你们写的一篇文章要发表,可能不困难,哪怕写得不那么好,报纸能够拿到你们的稿子也是求之不得;但是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讲,他的作品也许很好,但没办法发表,这也没有办法。但现在有了网络后,谁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作品,发到网络上后,只要有知音,有人跟贴,作品就会浮到表面上,最后出版社会主动找到你,求你把稿子给他。这就使得更多的人有机会,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机会。”

  但网络作品多种多样,对于如何评判作品优劣,赵长天有自己的看法。他表示,现在众多网友对网络作品的评判多是以市场为标准,“看的人多的,买的人多的,点击率高的就是好东西。”赵长天认为这并不全面,他举例称,“比如郭敬明,我至今不明白,郭敬明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会读他的小说,我实在不理解,我也不讳言,任何一个记者采访我,我都说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,但是确实就有那么多人喜欢,哪怕他抄张宇的小说,但是张宇的小说就没有那么多人读,他抄了以后,就有很多人读,读者是张宇的几十倍,这是什么道理呢?”

  “其实本来文学应该也可以有市场标准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要有专业的标准,创作者、作家、评论家,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。作家写作,由评论家评价。现在的年轻写作者,没有评论家,一些年轻的评论家又没有足够的权威肯定作品、对作品发出带有权威性的声音,这样的话,年轻的写作者中间,即便有非常好的作品,但是埋没的可能性比我们年轻的时候要大得多。”

  赵长天认为,现在这些年轻人会成为将来社会的主流,在网络作品大量产生的今天,除以市场为标杆评价优劣外,专业的评论和评论家的培养和诞生也刻不容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