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吴康,你们在哪里?”记者电话刚拨通,前方一个怀抱孩子的中年男子转过身,面向我们。怀中的“孩子”看上去只有1岁多,粉嫩的婴儿脸、大眼睛,他就是“吴康”:一个22岁、身高不到1米、怀揣“长高”梦想的小矮人。

  一次艰难的生产

  1988年7月11日,家住监利县容城镇的19岁女子林翠平难产,不得不打催产素。在药物的作用下,一个男婴呱呱落地。父亲吴建香给孩子取名“吴康”,意谓“健健康康”。

  吴康出生时重5斤8两,长50厘米,9个月时会走路,1岁左右会叫人。孩子2岁时,家里人觉得不对劲:怎么老是不长,还是50公分左右?带他到当地医院检查,被告知“后天性营养不良”。

  为了给吴康补充营养,一直没工作的林翠平也出去打工挣钱,但营养品仿佛都没效,孩子“营养不良”的症状越来越明显,常常浑身没劲,只能躺着,到医院打了营养针才又生龙活虎。渐渐地,进出医院成为小吴康的常事。

  吴康10岁左右,身高和体重依旧没有好转迹象,父母开始怀疑“后天性营养不良”的诊断。他们曾经想过带孩子到外地大医院看看,但贫困之下,这个想法只能一搁再搁。

  如今,比吴康小5岁的弟弟已经有1.78米,父母亲家族都没有像吴康这样的。前不久,吴建香的朋友将吴康的境况发上网络求助,这一举动也促使吴建香下定决心来汉。

  一场意外的受伤

  昨日凌晨4点多,吴建香一家三口坐夜班车到了武昌。在招待所休息了几小时后,他们来到记者帮忙联系的中南医院。

  中南医院体检中心主任邹世清、内分泌专家范幼筠、神经科副教授王敏为吴康进行了一系列检查:身高68厘米,体重9公斤,比一般的矮小症患者还要矮小;智力测试显示,吴康没有明显智力障碍;脑电、神经运动功能正常,但脑侧位X光显示,垂体蝶鞍明显变形、变大。

  检查过程中,吴建香透露:吴康7岁时曾意外受伤,被门板砸中脑部,虽然后来做过3次CT都说没问题,但此后他经常在晚上发“羊癫风”(癫痫),以前两三个月发一次,现在两周左右就会发作。

  邹世清分析,吴康患“垂体性侏儒症”的可能性较大,这可能与其母亲生产时使用催产素、孩子在产道中出现缺氧、积压伤等有关,此外,还需要通过核磁共振检查确定其垂体是否